山东时时彩走势图
郵箱登錄
聯系我們

丹江碧水一條流動的生命動脈

您所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最新動態    行業要聞    丹江碧水一條流動的生命動脈

    丹江的前世與今生


  今天,人們說起湖北省十堰市丹江口市,自然會想到丹江水。


  丹江,古稱丹水、均水、淅水、粉青江,源于陜西省秦嶺鳳凰山,自陜西商南縣月亮灣流入河南淅川縣境內,經荊紫關、寺灣、大石橋、滔河、老城、盛灣、馬蹬、倉房、香花、九重等10個鄉(鎮),從香化鎮西南部出境,進入湖北省丹江口市,全長384公里。


  丹江匯入漢江以后,水體依然保持著翠玉般的綠色。今天,無論什么季節,人們乘車經過武漢長江大橋或乘船過江,在漢江匯入長江匯合處,都能一眼辨別出兩種不同的水色,一條清碧,一條渾黃,色彩對比非常鮮明。


  我國第一部地理書《禹貢》曾有“嶓冢導漾,東流為漢,又為滄浪之水”的記載。丹江口工程未興建之前,漢水和丹水就曾被遠古的歷代文人所傳誦,他們身臨其境,見水生情,無不為一江碧水所留戀。唐代詩人李白曾寫下“遙看漢水鴨頭綠,恰似葡萄初酸酷”的詩句;宋代文豪蘇軾曾有過“襄陽逢漢江,宛似蜀江清”的感慨;清代詩人沈冠目睹一江碧水,更是心生感慨:“清絕滄浪水,傳名自禹經。澄潭浮鴨綠,映壁妒雅清。”


  那時的丹江和漢江,還只是一條遠古的河流,如今兩庫相融,匯合成一座“亞洲天池”,別說是古人,就是今天人們看見“丹江水”,也會觸景生情。


  在距離引水渠首15公里處,有一片位于河南李官橋的水域,被人們形象的比喻為“人造海洋”,人在船上,猶如行駛在海上,明鏡似的湖面靜臥在藍天白云之下,充滿著純凈與溫柔,給人夢幻般的遐想。


  網箱養漁轉型柑橘種植


  湖北省丹江口市均縣鎮,先后兩次整體遷移,是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唯一一座整體搬遷的鄉鎮。


  1958年興建丹江口水庫,均州古城被淹沒在水下,全鎮居民被迫遷移。2005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實施,為增加水庫容水量,大壩加高工程由原來的162米加高至176.6米,正常蓄水位由157米提升到170米,鎮里的移民再次被迫搬遷。“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實施后,均縣鎮雖沒有整體淹沒,但已成為一座孤島,居民的生產生活會受到影響。”均縣鎮人大主任張國剛說,均縣鎮是湖北南水北調唯一整體搬遷復建的鄉鎮,全鎮4000多人全部搬遷,老集鎮作為南水北調遺址保存下來,作為水情教育基地。


  走進均縣老集鎮,一座座居民樓已人去樓空,顯得荒涼而寂靜。


  離開舊鎮遺址,來到均縣鎮新址,一幢幢二層小樓并排而立,門前屋后栽花種草。新鎮共設五大功能區:中央游憩公園、科技教育區、行政辦公區、居民生活區、休閑商業區。當地移民因配合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居住條件也得到了極大的改善。如今,這里已成為我國水利移民安居工程的典范。


  為了保護這片水源,丹江口市從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開工建設時就提出了“內修人文,外修生態”的環保目標。近5年來,市委市政府以“碧水保衛戰”為突破口,先后取締了12萬只網箱,拆除了726處庫汊的圍網,為綠水青山中國夢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為了這湖碧水,丹江口市近萬戶漁民告別了養魚生涯,他們為生存所付出的艱辛和努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去年5月,記者在龍山鎮采訪,遇到一位叫嚴大國的漁民,說起水產養殖,嚴大國說:“2005年的夏天,賣柑桔賺了8000塊錢,我用這8000塊錢起家,走上了網箱養魚的道路。經過幾年的發展,養殖規模越做越大,高峰時,網箱數量達到180多只。2017年4月,政府開展‘雷霆行動’,取締網箱養殖,我第一個響應號召。”


  在嚴大國的門口,記者看見一條停放的大船,上面堆滿了拆除的網箱架和浮筒,嚴大國告訴記者:“這兩年,養殖業成為夕陽產業,我也要轉行了,上個月又買了30畝地,準備擴大桔園面積。”


  今天,走進南水北調中線核心水源區,數百條庫汊的圍網已經去無蹤影,看不見飄浮的網箱,波光如鏡的湖面已經實現了“水中無網、水下無樁、水面無房”的“三無”目標。


  925公里長的戰略防線


  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區指的是丹江口水源工程以上的漢江上游地區,而水源核心區指的是丹江口水庫。水源區包括漢江和丹江兩大水系,涉及陜、甘、豫、鄂、渝、川5省1市47個縣(市、區),總面積9.52萬平方公里。


  2017年春天,油菜花開的季節,記者開車2000余公里,先后踏訪了漢中、安康和十堰地區,這里是中線南水北調水源的重要涵養區,全長925公里,轄區內覆蓋了3個地級市。丹江口水庫80%的水量來自于漢江流域,水質的優劣,直接關系到丹江口水庫的水源質量,更關系到一庫清水能否安全北上。


  漢中市,位于陜西省的西南部,北有秦嶺屏障,南有巴山橫亙,是南水北調中線水源的第一個保護區,涉及7個縣。過境的漢江橫貫漢中東西長達270公里。


  這里一馬平川,萬頃糧田,物華天寶,人杰地靈,素有“西北小江南”和“秦巴聚寶盆”的美譽。


  16年前,記者曾經踏訪過這片神奇的土地,16年后再次走進,讓人倍感親切。今天,這里已建成了高速公路,沿途茂密的森林隨著山巒的起伏而變化,幾乎看不見裸露的土地。漢江以其特有的幽藍和翠綠,從寧強進入勉縣,流淌過漢中盆地,眼前的風景讓人油然想起“云自蒼梧去,水自嶓冢來”的遠古意境。


  自從2003年,漢中被列入中線南水北調水源涵養區,市委市政府就開始積極推進轉型轉產,關停并轉高污染企業,以綠水青山為突破口,扶持綠色產業,鼓勵旅游發展。先后舉辦了八屆“油菜花節”,經過十多年的精心打造,漢中油菜花的種植面積已經達到112萬畝,每年僅生產的油料就達到14.4萬噸。


  每年花開時節,漢中油菜花就像一張亮麗的名信片,吸引著國內大批游客前來踏足觀光。100多萬畝油菜花爭相怒放,猶如一片黃色的海洋,天地之間,浮光躍金,構成了漢中盆地一道最為靚麗的風景,人們把這里親切地稱為“油菜花的故鄉”。


  2017年的“油菜花節”主會場設在勉縣。沿著兩山夾持的一片狹長盆地,記者先后走進楊家山、元墩、龍灣3個觀花點,路邊的一排排民宅,被鮮艷奪目的花海環抱,宛如原野中一幅簡約純凈的油畫。站在龍灣最佳觀景臺,向下俯視,一條碧綠清澈的河流,像一條輕柔溫潤的龍形飄帶,蜿蜒而行。沿河兩岸是一排排剛剛綻放出新綠的楊柳,河堤之上是群山環繞的油菜花海,花叢中仰臥著“勉縣歡迎你”幾個醒目大字。政府也是別具匠心,五個字全部用純凈的綠色小麥播種出來,與油菜花的黃色正好形成反差,黃綠交錯,相映成趣,人們拿著手機,紛紛拍照留影,享受著人與自然的和諧。


  天漢長街,是漢中市打造“一江兩岸”的護水平臺。為保護水源,政府不惜投入巨資,經過五年的建設,形成出了一條適合市民休閑觀光的親水平臺。用無人機從空中俯瞰,濱江新區好像一幅舒展的宏偉畫卷,不同的色彩疏密相間,不同的建筑錯落有致,不同的線條別有韻律,龍崗大橋的雄姿,點綴著美麗的漢江。漫步江邊,既有如畫的長廊,也有行走的棧橋,還有流線型的小橋流水;不僅有江南的靈動秀美,還有北方的粗曠豪爽。漫步親水平臺,猶如身臨長長的畫廊,如夢似幻,我不敢相信眼前的風景,就是三條支流匯合成的漢江,穿城而過,如今卻已“換了人間”。


  安康,一個水災頻發的城市,一個飽經洪水困擾的地區。漢江穿過安康地區市長達340公里,占水源區流長的37%,轄區內10縣區占丹江口庫區上游縣區總數的32%。


  漢江自西向東流過安康,境內山高坡陡,河流密布,縱橫交錯。秦嶺、巴山和漢江構成了“兩山夾一川”的特殊地理結構,豐富的水資源為漢江提供了強大的動能。


  沿著西大街到漢江邊漫步,用心感受這個城市的脈搏。雖然是傍晚,但安康的街道,燈火輝煌,繁華似錦,不同顏色的門店招牌和各種燈光交相輝映,一片繁華的景象。16年前的安康,破舊不堪,如今城鎮化的進程促進了這座城市的繁榮,今日的安康美得讓人不敢相信。


  臨江的西水門仍然聳立著一條幾公里長的城墻,似銅墻鐵壁,阻擋著洪水的入侵。1983年秋天,一場大水,讓安康變成一片澤國。一位75歲的老人,說起那場洪水,滿臉的悲傷。他告訴記者,當時我們很多人在城里看戲,突然有人報告說大水進城了,廣播喇叭響起喊話聲,叫大家扔下東西趕快往高處跑。有的人跑到山上,有的人爬上房頂,人們驚慌失措,亂作一團。僅一會兒工夫,城里變成一片汪洋,水深達3米,直到第二天早晨,洪水才退去,人們回到家里,已經一無所有。


  那場洪水給人們心里留下了沉重的陰影,此后若干年,人們談水色變。老人比劃著告訴記者,如今35年過去了,安康再沒有遭到洪水的襲擊,南水北調中線工程讓安康成為重要的水源涵養地,變化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想象。


  翌日上午,記者來到位于安康市西南15公里的瀛湖。這里是漢江上游最大的一座水庫,距下游丹江口水庫260公里。1989年12月,安康水電站下閘蓄水后,這座陜西省最大的人工湖,形成了周長540公里的水庫,總面積達102.8平方公里,其中水域面積達到77.8平方公里,被人們稱為“陜西千島湖”。水庫建成后,當地政府把漁業列入農民增收的主導產業來抓,大力實施科技興漁戰略,鼓勵支持庫區人民發展網箱養魚。庫區群眾養殖積極性高漲,短短7年時間,瀛湖庫區的網箱數量迅速擴張,達到30180只,從事網箱養殖的人員多達380戶,共2000余人。


  隨著國家環保政策的出臺,安康市委市政府拿出壯士斷腕的氣魄,從2017年4月開始陸續取締網箱。經過一年的緊張拆除,2018年4月17日,漢濱區對流水鎮東瀛漁業公司134只網箱進行了最后拆除,至此,瀛湖庫區3萬多只網箱全部拆除,瀛湖的網箱水產養殖正式退出歷史舞臺。


  在安康市南水北調環境應急處置中心,電子大屏幕上顯示出轄區內重點污染源以及污染治理設施的實時視頻監控。安康市南水北調應急處置中心主任何勇介紹,目前我們已經納入漢江一級干流300個點位左右,隨著建設項目的延續,會延展到1000個點位左右,在兩三年內,囊括到二三級支流。


  應急處置中心的環境投訴管理系統運用了互聯網和大數據。12369熱線具有24小時留言和錄音回放的功能。轄區內2051名河長將第一時間發現問題并接警。何勇說:“平臺從2015年始,截至到現在,共接聽了11600多條熱線投訴。”


  白河縣,“秦頭楚尾”的分水嶺,蜿蜒綿長的漢江流經到這里注入到丹江口水庫。這是一座被人稱為“系在山腰上的小城”,60年代就曾有專家斷言,這是一塊最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方。這里自然條件惡劣,農業基礎脆弱,全縣1450平方公里,人口20.7萬。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70年代初期,白河還是全國重點的貧困縣,吃糧靠返銷,用錢靠救濟,經過40多年的艱苦奮斗,今天的白河縣已經摘掉了貧困的帽子,一舉成為全國水土保持先進單位。


  漢江從西向東橫貫安康市全境,在白河縣城關鎮公路村從陜西省流入湖北省。漢江出陜斷面的工作人員,采用自動與手動兩種方式,定期監測斷面的水質狀況。白河縣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的魏琳表示:“每條溝、河都有人管,發現問題及早處理。目前,水質一直穩定在國家Ⅱ類標準,而且達標率100%。”


  在江邊,記者看見,穿城而過的漢江岸邊正在砌起一層高大的堤墻,當地的民工告訴記者,這是為保護漢江水源,將縣城與江水隔離,以免水質受到污染。


  漢水縱情奔走,由白河縣進入鄂西北的十堰市。十堰,“九分山水一分田”,位于漢江和丹江口水庫的結合部。


  記者獲悉,從2018年4月開始,十堰市實施了漢江大保護“九大行動”方案,遠離高耗能,消滅高污染,力爭通過3至5年努力,確保Ⅱ類水質進入丹江口水庫的綠色通道,潔凈暢通,穩定運行。這“九大行動”分別為:森林生態修復、湖泊濕地生態修復、生物多樣性保護、工業污染防治和產業園區綠色改造、城鎮污水垃圾處理設施建設、農業和農村污染治理、江河湖庫水質提升、土壤及磷污染治理、水上污染綜合治理等。按照行動方案,十堰將將完成退耕還林還草工程18.92萬畝,治理水土流失面積818平方公里。嚴禁在漢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線1公里內新建重化工、造紙及其他高耗能、高污染項目,嚴禁在漢江及堵河沿岸地區新建石油化工和煤化工項目。2019年全市鄉鎮生活污水治理全覆蓋,出水排放達到一級A以上標準。


  數據顯示,南水北調中線水源區自實施保護以來,水土流失治理面積達到12574.1平方公里,植被覆蓋率提升19.25%,新建污水處理廠64個,垃圾處理場59個。而陶岔渠首水質監測站的98項監控指標顯示,丹江口水庫的水質持續穩定達標。


  一條北上的生命引水線


  漢江,一條神奇的河流,經過滄海桑田的養育,沖積成了一塊特殊的地質結構,自此,一座雄偉的大壩從這里拔地而起,一片無際的海洋從這里延伸,一條北上的生命引水線從這里流淌。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整條干線采取封閉式管理。從深挖方渠段到高填方渠段,從大型渡槽到倒虹吸,從水質監測到調度運行,一切都按照規范化的標準有序推進,穩定達標。


  在渠首分局,記者走進陶岔水質監測站,目睹了各種先進儀器所監測到的結果,在陶岔水質監測站,監測人員井菲告訴記者,目前所監測的89項指標總體正常,水質一直保持在國家Ⅱ類飲用水標準以上。據了解,像這樣的水質監測站,沿線共設有13座。


  飲水安全是人民群眾最為關切的問題。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通水4年多來,水質一直保持在國家Ⅱ類以上標準,飲用口感明顯得到改善,極大地提升了人民群眾的幸福感。


  據北京市相關部門介紹,通水之前,自來水硬度每升達到380毫克,而現在已降為每升120至130毫克。


  生態環境的持續改善,讓人與自然更加和諧。2018年9月19日,長江科學院和南水北調中線水源有限責任公司在丹江口水庫中心,發現了大量活體桃花水母,面積達1500平方米左右,監測人員在現場成功采集到了多個活體標本。


  桃花水母享有“水中大熊貓”美譽。在地球上生活了15億年,是世界保護級別最高的“極危生物”,目前世界范圍內只發現桃花水母11種,其中9種產自我國。它對水環境的要求極高,適宜生存在無毒無害、潔凈的水域。


  這次發現的活體桃花水母,主要分布于水體中上層,直徑大約在8毫米至20毫米之間,圓形周邊呈鋸齒狀,中間有4葉近似三角形的葉瓣,在水中一張一合,上下飄蕩,姿態優美,就像空中緩緩升降的降落傘,且集群存在。


  專家表示,此次活體桃花水母的現身,與生態環境的改善有很大關系。近年來,丹江口水庫通過加大生態環境治理和水源保護,水質潔凈優良,為桃花水母提供了優良的生長環境。監測數據顯示,2018年8月至9月庫區水質明顯好于2016年和2017年,15個庫內斷面水質為I類至II類。


  丹江“碧水”,一條流動的生命動脈。半個多世紀以來,人與自然在這塊豐厚的土地上賦予了兩條河流一種偉大的柔力,人與河流在“雙向創造”的進程中,實現了最完美的結合,孕育了絢麗多彩的人文景觀,既對立統一,又和諧相處,可謂是中國水利史上的一座偉大豐碑。

 

(來源:中國南水北調報 記者 劉鐵軍)

2019年3月26日 15:33
?瀏覽量:0
?收藏
山东时时彩走势图 天天彩票助手网页版 20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河北 幸运飞艇开奖走势图app 2019北单投注app 斗牛明牌4张技巧概率 北京pk赛车遗漏分析 时时彩提前一期开奖器 申请开户注册送18元彩金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号 每期14场开奖